美“非典”亲历者对比中国抗疫能力今昔

2020-02-17 13:03:09 来源:密斯玛塔 68人看过

参考消息网2月14日报道 美国基辛格咨询公司副总裁乔舒亚·库珀·拉莫11日在《洛杉矶时报》网站发表文章表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与2003年他亲历的“非典”疫情不同,中国抗疫能力已今非昔比。文章编译如下:

2002年秋是我在北京生活的初期,我找到了一种快速提高汉语水平的很划算的办法:每天晚上打出租车,这样我就可以和司机闲聊。那年12月份的一个晚上,当出租车司机把我送到我住的公寓时,我感到头昏脑涨。很快我开始咳嗽。我睡的时间比醒的时候多,总是伴随着发烧引起的幻觉。

我住进了医院。医生说,X射线检查显示我的肺部严重阻塞。通常的类固醇疗法没有多大帮助。我想回美国,但医生说,在那种情况下长途旅行是不明智的。

我的体能在一周内开始恢复。两周后,我回到了纽约,而北京当时正在与第一波“非典”疫情搏斗。2003年夏天,救治过我的医院发来了一封很礼貌的电子邮件,称他们正在收集关于“非典型性肺炎”——就像34岁健康的我患上的那种病——最初几周的所有病例资料,问我是否愿意接受体检。

“非典”时期——以及后来十多年——在北京生活的经历让人对这种非常时刻有着敏锐的感觉,突然另一种新型冠状病毒使成千上万的人患病了。

最显而易见的是,中国自2003年以来在许许多多方面发生了改变。数百万人的大规模动员,企业就像一台机器一样开足马力生产急需的产品,运输机满载有着医治“非典”及其他流行病经验的军队医护人员驰援疫区。所有这些都与之前不同。

每晚观看几分钟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或浏览我的抖音短视频(这在2003年也是不可想象的),仿佛科幻般突然进入一个处于“战争状态”的国度,许多人身着白色连体防护服,头戴面罩。一些年轻的护士上传了她们自己拍的视频,为了能够穿上防护服连续长时间工作,她们不惜剃掉满头乌发。

我在关注中国疫情的同时不禁会想:假如这次疫情发生在美国休斯敦,那会怎样?我们会封城吗?会限制出行吗?会迫使人们每天上报两次体温吗?

这不是一个抽象的问题,因为我们现在都生活在一个难以管控的高速连接的网络时代。现在假新闻、恐慌、民族主义和疾病的传播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

目前正在中国和全世界实际发生的事情不只是人类关于医学流行病的故事,也是互联网时代我们这一代人与危险抗击的一个篇章。冷战时期是一个孤立的时代。随后的全球化时代曾设想简单、便捷、充满希望的互联互通。但我们的新时代是一个需求往往相冲突的时代:隐私和持续联系之间的冲突。新冠病毒疫情是一次考验。而且不仅仅是对中国的考验。

过去我从未做过医院建议的血液筛查,查明自己身上是否带有“非典”病毒的抗体。现在看到这场新的疫情,让我很想去这么做。

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1759年注意到,即使对于一位富有同情心的欧洲人,中国发生地震遭受大规模破坏也不会比他失去一根小手指头更令他感觉不安。但在我们的互联互通时代呢?你发生了地震就是我发生了地震。你遭遇疫情就是我遭遇疫情。所以,修建隔离墙、与其他国家“脱钩”或煽动过时的种族主义倾向虽然对有些人来说很诱人,但这些恰恰是我们一定不能去做的事情。我们所面对的问题和中国人今天面对的问题,实际上是同样的问题:如何应对我们复杂的、网络化的新世界提出的种种残酷挑战。

2月13日,山西运城一家制衣公司的工人在制作防护服。(新华社)

【延伸阅读】“防疫情、保复工、稳经营”——再次见证广汽速度和国企担当

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危难时刻,同舟共济、共克时艰,绝不仅是一句口号,广汽正在用直面挑战、迎难而上的实际行动,彰显大国企业的担当与风范。

“体温检测正常,可进入。”检测员落下的话音,开启了广汽人新一天的工作。电梯出口与楼层入口等地放置的免洗消毒液、包裹在电梯按键上定期更换的保鲜膜、分批错峰一人一桌的就餐方式,是广汽撑起的对内防控“保护伞”之一鳞半甲。

面对仍然严峻的新冠肺炎形势,广汽集团方面表示,“疫情防控与企业健康运行,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集团总部、集团旗下等部分企业自2月10日复工,以柔性办公的方式,为2月17日陆续复产做好疫情防范措施,以确保生产经营有序开展。其中,广汽本田复工首日,管理技术人员采取“现场+在家”双模式办公。

为更好地实现柔性办公,搭建安全复工渠道、加固经营这块基石,广汽研究院自疫情扩散初显之时,便启动了数字化办公模式的研发工作。快速搭建了包括智能会议管理系统等在内的远程办公系统,为实现员工居家办公摁下“加速键”。

风雨仍相扶,携手过崎岖,是广汽温情的概写。疫情这场疾风骤雨汹涌而来,多数特约店面临资金回笼、销售服务难以展开等困难。关键时刻,广汽向其伙伴伸出稳重的双手。广汽本田拟通过追加支援商务政策、协助融资等多项措施全力支持特约店渡过阶段性的难关,便是其中的一个侧面。

“戮力战‘疫’勇担当”,是广汽的“英雄本色”;对内多措并举,打造防控之“铜墙铁壁”,是广汽在为疫情防控期间的生产经营保驾护航,也是对员工、伙伴关怀的自然流露,广汽以此书写出深层体现国企担当的“答卷”。

“我们将顺应当前产业发展趋势,不刻意追求发展速度,而是追求高质量发展。”广汽集团总经理曾庆洪曾如此表达自己和广汽集团的初心。

广汽传祺方面介绍,疫情期间,公司针对客户推出了“4大关爱、12大举措”,以保障消费者的看车、购车与售后需求。无独有偶,广汽新能源为客户提供人性化服务,其中之一便包括整车的清洁和杀菌,以最大程度的努力来保证顾客的安全。

此外,针对当前的特殊情况,广汽集团各整车企业创新销售模式,充分利用既有的“VR看车”“智能展厅”等先进的数字化手段,支持顾客完成线上选购汽车,并以支付、手续办理、客服、上门取送车等服务的尽量全方位线上化,实现保障客户安全与消除顾客心理负担“两手抓”。

复工潮陆续开启,广汽集团表示,接下来将进一步分析疫情对经济与产业结构、社会结构等带来的影响,以落在实处的具体计划与实实在在的作为,强化企业应对风险的能力。

(2020-02-13 18:34:18)

【延伸阅读】金融分析人士:疫情后中国经济将迅速反弹

参考消息网2月13日报道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2日发表宏观经济与金融市场评论员尼尔·金伯利的文章称,疫情过后中国经济将迅速反弹。文章编译如下:

这次卫生突发事件过后,中国会立即撤销为遏制病毒扩散采取的那些会影响经济增长的措施。所以,市场需要开始考虑中国届时会出台哪些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

因为中国不仅要全力以赴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并将其逐渐扑灭,而且要确保完成上述任务后,中国经济可以立即把浪费的时间追赶回来。

中国领导人把疫情防控称为一场“人民战争”。抗疫是中国政府当前的头号任务。

不过,市场大可放心,中国政府现在抗击疫情多么强劲有力,疫情过后它促使经济重新启动就有多么强劲有力。

研究投资的第三方服务商可靠来源——隆巴德咨询公司的中国问题研究团队6日撰文说,“中国政府必须让经济快速强劲复苏,挽回因旅行限制和其他病毒遏制措施而造成的经济损失。”

基于以上因素,该研究团队认为,中国经济继一季度增速急剧下滑后,在二季度会初现V形复苏。

中国在货币政策方面已有应对。中国人民银行迅速出手,利用可以支配的手段确保货币政策宽松,保证金融体系可以获取充裕的流动性。

这些措施旨在促使经济在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危机期间继续运转。

真正的经济刺激政策要等到疫情过后才会出台,市场可以预期那时中国会推出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刺激政策。中国政府可以继续投资基建项目,以刺激经济增长。

如果中国政府确实走这条路,或者如果市场预料中国政府会这样做,那么,基于预计新型冠状病毒将拖累中国经济增长而出现的大量价格行为势必会反转。

(2020-02-13 14:11:55)

【延伸阅读】郑永年:警惕西方借疫情煽动种族主义

参考消息网2月12日报道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11日在《联合早报》网站发表文章表示,应警惕西方借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煽动种族主义。文章摘编如下:

辱华言行死灰复燃

人类历史就是一部不断与病毒作斗争的历史。每当一种新病毒出现,它不仅仅是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敌人,而是所有社会、所有国家的敌人,需要国际社会的合作来共同应对。但是,正需要国际合作的时候,在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针对中国或华人的种族主义言行也在快速死灰复燃。

《华尔街日报》2月3日公然刊登以《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为题的文章。一家西方主流媒体竟然使用如此赤裸裸的种族主义的标题,意义深刻。《华盛顿邮报》2月5日发表文章《新型冠状病毒重新唤醒针对中国人的种族主义老旋律》,讨论美国再次日渐增强的反华人社会情绪。实际上,美国和西方一些国家的对华“隔离”政策和过度反应,也不言自明地隐含着浓厚的种族主义因素。

西方一些国家的种族主义行为根深蒂固。前不久,时任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基伦·斯金纳强调,美国和中国的争端“是美方与一种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斗争”,并说“这是我们第一次面临一个非白人的强大竞争对手”。这番言论再次把美国学者亨廷顿提出的“文明冲突论”拉到美国外交政策前沿。基于种族的外交理论已经在潜意识层面成为一些人的种族情结,一旦有机会,就会重返美国的外交话语。

随着中美关系持续紧张,人们没有任何理由轻视或忽视这种种族主义理论的加快抬头。就国际关系而言,今天美国和西方世界最担忧的就是西方主导的“自由国际秩序”所面临的严峻挑战。西方“自由国际秩序”的基础在于其内政,今天西方所面临的挑战主要是内部秩序出了问题,进而影响到其外部秩序。不过,西方却普遍认为,对西方“自由国际秩序”的最大挑战来自外部,尤其是中国和俄罗斯。对美国来说,如何应对中国自然变成美国外交的最高议程。要有效应对中国,就要有一种理论指导。

所谓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由西方所确立,这个过程不可避免地使得这个秩序具有种族性质。在西方内部,由于各国历史、文化和现实国情不同,从来不存在一种统一的西方自由主义。但是,就种族而言,西方自由主义又存在一个高度统一的认同,即世界被简单地分成“白人与非白人”或“西方与非西方”,而“白人”和“西方”的目的就是将整个国际秩序“自由主义化”。更重要的是,因为内政是外交的基础,“自由国际秩序”的基础是内政,所以西方在确立“自由国际秩序”的同时,必须把这个体系的成员国的内政“自由化”。在这个理论认知下,干预他国内政或当代所说的“政权变更”,也成了西方外交的一个主体。

多元秩序难以阻挡

西方的所有扩张都有一个统一的理论认知,即“白人优越论”。这一理论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达到顶峰,当时,西方认为世界上只存在一个文明标准,即西方文明,说西方即说文明,说文明即说西方。“白人优越论”成为西方主流意识形态,背后既有硬力量,也有软力量,硬力量以经济军事力量为代表。经过近代以来的工业化,西方在经济、军事和社会等各方面成为全方位的强权,没有任何非西方国家能够和西方国家相比。

软力量方面,19世纪出现了社会达尔文主义,并且很快成为西方主体意识形态,为西方“自由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扩张提供了理论基础。社会达尔文主义把达尔文的物种进化论应用于解释社会发展。因为西方“物种”强大(打败了其他国家),所以西方是先进的、进步的、文明的、道德的。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西方国家内部少数民族的民权运动崛起,尤其是美国黑人民权运动,西方国家对种族问题的看法有所改变,至少有所收敛。“文化多元主义”因此崛起。

但是,在美国“9·11”恐怖袭击之后,情况有了急剧变化。在世界范围内,亨廷顿所提出的“文明冲突论”被视为得到证实。之后,不同形式的恐怖主义发生在欧洲诸国。西方开始对西方文明的包容能力发生怀疑,知识界和政治人物开始公开承认文化多元主义的失败。

更糟糕的是,很多非西方国家和地区因为长期受西方统治,已经在潜意识层面接受了这一认知。在一些地方,人们的思想和行为与西方比较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些人为了一些利益,人为地创造变相的“民族”或“种族”,例如强化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不同“认同”和制造他们之间的冲突,例如“先来者”对“后来者”、“本地人”对“外来人”等。这些所谓的“准民族”已经导致政治纠纷和冲突,未来也必将造成更大、更为强烈的冲突。

不过,随着非西方国家的崛起,尤其是中国、俄罗斯和印度等文明国家的崛起,西方的种族主义有可能得到制衡和遏制。中国、俄罗斯和印度都是基于文明的国家,拥有自己独特的价值体系。这意味着一个多元国际秩序的崛起,不可避免地成为世界未来的发展方向。多元国际秩序的基础不仅仅是硬力量,更包含以价值为核心的软力量。也就是说,未来的世界是一个诸“神”共存的世界。

(2020-02-12 11:26:09)

【延伸阅读】“疫情让我们的心团结在一起” 外媒记者走访湖北抗疫一线护士

参考消息网2月12日报道 近期,外媒记者走访了湖北抗击新型肺炎疫情一线,并采访了医护人员。

墨西哥《宇宙报》网站2月10日报道称,英国广播公司的记者得以与湖北省的一名医务工作者进行交谈。湖北省是此次疫情的重灾区。

报道称,接受记者采访的这位姓姚(音)的女士在湖北省襄阳市的一家医院工作。她把自己工作的医院称为“发热门诊”,她的任务是分析血液样本,以诊断疑似感染新冠病毒的人。

在疫情发生前,姚曾计划与家人一起去广州过春节。她的儿子和母亲先去了广州。但当疫情发生后,姚自愿留在了襄阳。

她对外媒记者说:“我们所有人都只有一条命,但是我内心有一个强烈的声音说‘你必须这样做’。”

起初,她不得不克服自己对这一决定的怀疑。姚说:“我告诉自己要‘做好准备,保护好自己’。”

2月4日,在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医护人员将患者送入病房。(肖艺九 摄)

她说:“即使没有防护服,我还可以穿上雨衣。如果没有口罩,我可以请求中国各地的朋友给我寄一个。总会有办法的。”

但是,姚发现医院的设备比她预期的要好。政府提供了资源,私人企业也提供了援助物资。

姚说:“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而且令人心碎。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完全没有时间考虑自己的安危。”

她说:“我们还必须谨慎对待病人,因为许多人非常恐惧地来到我们这里,其中一些人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

报道称,为了收治大批入院患者,医院的工作人员每班工作10小时。姚说,在值班期间,大家都没有时间吃饭、喝水、休息或上厕所。

这名护士说:“在结束值班时,当我们脱下防护服,发现里面的衣服已完全被汗水浸湿。”

她说:“额头、鼻子、脖子和脸部都被口罩等防护用品紧紧勒住,有时甚至会被防护用品弄伤。很多同事由于值班太累而无法走路,下班后直接就睡在椅子上。”

姚说,尽管遇到许多困难,但她所在医院的医务人员目前都没有被感染。她和同事们还受到了民众的鼓舞,有些民众甚至给医务人员送来了食物和其他必需品。

姚表示:“我认为,虽然人们都在家中隔离,但疫情让我们的心团结在一起。”她认为,总的来说,中国政府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反应“非常迅速”。她认为,没有其他国家能比中国做得更好。

她说:“现在在中国,我们谈论的是生死攸关的问题。所有人能做的就是配合政府,并支持医务人员的工作。”

(2020-02-12 10:55:48)

【延伸阅读】美媒:研究显示新冠与“非典”病毒感染路径相似

参考消息网2月5日报道 美媒称,截至2月3日,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病例数量已经超过了当年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2003年SARS暴发时,出现了8000个病例。但科学家仍在这两种病毒之间发现了一些相似之处。

据美国《科学新闻》双周刊网站2月4日报道,研究人员2月3日在英国《自然》周刊上报告说,对活细胞的分析显示,这种名为2019-nCoV的新病毒和SARS利用了相同的细胞锁进入细胞。

此前就有报告说,新型冠状病毒依赖被称为“血管紧张素转化酶Ⅱ”(ACE2)的锁进入并感染细胞。这类报告基于对新型冠状病毒和SARS病毒基因蓝图的比较。新发现提供了来自活细胞的直接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附着于ACE2以进入细胞,这种病毒用自身表面的一种钉状蛋白质撬开细胞锁。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病毒学家分析了来自7名病人的新冠病毒样本。这些病人去年12月底入院接受治疗。研究人员从一名患者身上分离出这种病毒,并用它感染了在实验室培养的细胞。如果细胞表面存在ACE2蛋白质,病毒就能闯入细胞。这种病毒可以利用来自人类的ACE2蛋白质以进入各种细胞,也可以利用来自中华菊头蝠、灵猫亚科动物和猪的ACE2蛋白质进入人类细胞。

研究人员现在知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即使在不显示症状的情况下也能将病毒传给其他人。对于流感等病毒来说,这很常见。流感病毒会绑定唾液酸,唾液酸分子常见于上呼吸道。但ACE2可能存在于肺部较深处,因此尚不清楚没有症状的人如何传播新型冠状病毒。

病毒学家还发现,相比SARS病毒用来贴附ACE2的钉状蛋白质,新型冠状病毒的钉状蛋白质还多出了一些部件。研究人员写道,这种新病毒或许也能绑定唾液酸蛋白质,不过这个观点需要进一步验证。

此外,研究人员报告说,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源于蝙蝠,这又是一个同SARS类似的地方。将有关病人的病毒样本同另外已知的冠状病毒种类相比,结果显示,新型冠状病毒同蝙蝠身上发现的一种冠状病毒存在密切联系。这意味着,蝙蝠可能是新病毒的最初来源。

(2020-02-05 15:3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