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大指标连降数日,这项数据首次转负!上海援鄂队队长:这次比非典严重,拐点还没来

2020-02-17 05:16:17 来源:棱境 34人看过

走进经济生活里的一切

___

导读:截至2月9日12时32分,全国共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37251例。实时追踪全国各地疫情地图!小区病例轨迹一键查询��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作   者丨施诗、梁宇芳、实习生李皓

部分内容来自 科技探针、科学网

据国家卫健委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通报的最新数据,截至2月8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新增确诊病例2656例(累计37198例),现有确诊病例33738例,新增疑似病例3916例(累计28942例),新增重症病例87例(累计6188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600例(累计2649例),新增死亡病例89例(累计811例)。

湖北以外确诊病例5连降

据21数据新闻实验室统计,截至2月8日0-24时,全国新增确诊病例2656例,较6日3399例下降21.86%,创近一周新低。

其中湖北新增确诊2147例,环比下降24.43%;湖北除武汉地区新增确诊病例768例,环比下降10.28%,连续3日下降;全国非湖北地区新增确诊509例,环比下降40.54%,实现连续5日下降(过去5日分别为:890、731、707、696、558例)。

全国新增疑似病例三连降

截至2月8日0-24时,全国新增疑似病例3916例,累计28942例;其中湖北新增2067例,现有疑似病例23638例。

值得注意的是,全国新增疑似病例已经连续3天下降,湖北下降态势同样明显。

2月8日,湖北省委书记、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指挥长蒋超良表示,将集中两天时间将全市累积的所有疑似患者检测完毕,释放医护力量和医疗资源,集中用于确诊患者。

湖北重症率下降,非湖北出院率超过10%

截止2月8日24时,湖北重症病例4093例,危重症病例1154例,重症率(包含危重症)19.36%,较前一日小幅下降,新增重症率(包含危重症)0.19%,下降明显。

在国家“一省包一市”的支援方案出台后,昨日已有部分省市的援助医疗队集结完毕,准备启程赶赴湖北。随着各地支援队伍的陆续抵达,湖北各地的医患资源矛盾将得到一定的缓解,相信彼时湖北省的重症率数据也会逐步向全国数据靠拢。

而在大量医务人员的不懈努力下,新冠肺炎治愈率再创新高。截止2月8日24时,全国非湖北地区累计出院人数已达1210人,出院率为11.98%,全国累计出院人数2649人,均呈现加速上升趋势。

新增医学观察大幅减少

截止2月8日24时,全国净增医学观察人数-1477人,连续出现大幅下降 ,其中非湖北地区净增为负,湖北地区虽人数仍然在增加,但增速也出现下滑。

全国尚在医学观察人数进入平台期,连续4天稳定在18万左右,说明隔离防护措施正在起作用。

但到本周末,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春节假期即将结束,返程人流大幅增长。返程人员到达后,应做好居家隔离,尽可能居家办公、少出门,谨防医学观察、疑似病例等数据的二次反复。

独家专访上海援鄂医疗队队长:这次疫情比SARS严重得多

“不破楼兰誓不还!” 上海市第二批援鄂医疗队队长、瑞金医院副院长陈尔真在上海虹桥机场出征仪式上这样发誓。大年初四,陈尔真率领第二批148名医疗队队员奔赴武汉,参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以下简称“新冠肺炎”)的救治工作。

作为我国重症急救医学的专家,陈尔真参与过2003年SARS、禽流感、2008年汶川地震等多次公共卫生事件的救援工作。从1月28日抵达至今,陈尔真与援鄂医疗队队员们已经在武汉度过13个日夜。在他们与武汉市第三医院医护人员的积极治疗下,第一批四位“新冠肺炎”患者康复出院。

2月6日与8日元宵节之夜,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读者关注的问题先后两次独家专访陈尔真。

(为队员戴护目镜,图/陈尔真提供)

_

“不破楼兰终不还!”

《21世纪》:陈院长,元宵节快乐!今晚队里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吗?

陈尔真:今天给每个队员都准备了一份汤圆。因为目前不可以聚会,所以只能简单一点。

《21世纪》:您目前是驻扎哪个医院?主要负责哪些工作?可以简单介绍一下队里的情况吗?

陈尔真:我们目前在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园区。作为医疗队队长,主要是把医疗队队伍带好。我们队伍现在一共有148位医护人员,分别来自上海市20多家市、区级医院,队伍中男性49人,女性99人。医师人数43人,检验人员10人,护理人员93人,行政人员2人。队员中党员64位,正式党员62位、预备党员2位,占比43.24%。

《21世纪》:你们与武汉当地的医疗队伍是如何分工的?磨合如何?

陈尔真:我们接管了三个病区:1个重症病区和2个普通病区。我们与当地医疗队合作,一起参与救治工作。两边医疗队磨合得还不错,每天都有一次例会制度,一起开会讨论我们面临的问题,确定解决问题的办法,督促落实,提高效率。

《21世纪》:医护物资还缺吗?医疗力量充分吗?

陈尔真:由于疫情还没有得到完全控制,整个武汉医疗物资相对来说还是匮乏的。医护人员还是比较缺的,仍需要全国各地的援助。

《21世纪》:目前我们的医护人员们工作状态怎么样?心里状态又如何?

陈尔真:我们队员整体情况较好,大家都很积极地投入工作,心里状态也还不错。我们配有专门的心理小组,不仅为病患服务,帮患者和家属解除恐慌心理,也负责与队员们对接,缓解他们心理上的压力。在面临大灾大难的时候,部分人确实是会有些心理问题。

《21世纪》:李文亮医生的事迹对队员有何影响?对李文亮有什么想说的吗?

陈尔真:首先,我对李医师的不幸离世表示哀悼。不管怎么样,国家将来会给他一个讲法,目前,我们必需化悲痛为力量,鼓足勇气,积极投入到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役中,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才是对他在天之灵的最好安慰。我想对他说,你的许多战友会继续努力去完成他的初心与使命,不破楼兰终不还。

《21世纪》:之前看到不少武汉当地医护人员崩溃的场景,是否属实?

陈尔真:他们已经在一线工作一个多月了,有些人的确是会有很大心理压力,毕竟是高强度的紧张工作,难免会出现这些问题,但我们医务人员还是非常拼的,因为我们的职责就是治病救人,不打赢这场硬战,绝不会轻易下战场。

《21世纪》:如何保证他们能够长时间高效地运转?

陈尔真:我们通过合理的人力资源配置和排班,让每个人都能轮换休息。目前,护士是4小时一个班、医生是6小时一个班。同时,我们保证队员有足够的膳食保障,以确保良好的营养,提高队员免疫力,竭尽全力实现队员“零感染”,确保全队的战斗力。

《21世纪》:抗疫战还在持续,一线的医护人员何时可以轮换和休息?

陈尔真:目前还未得到指示。上层已经在考虑这个问题,但具体如何操作还没确定。我们会听从指挥部的指挥。

(武汉市第三医院第一批四位“新冠肺炎”病人出院场景,图/陈尔真提供)

_

需科学理性地对待疫情

《21世纪》:您到达武汉也已经有十多天了,现在对“新冠肺炎”的认识和治疗是不是积累了一些新的经验?目前主要用哪些策略治疗患者?

陈尔真:其实传染病防治基本策略都是一样的。控制好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和保护易感人群是传染病防控的最基本策略。基本治疗策略主要包括肺保护、对症处理与基础疾病治疗、抗病毒治疗和器官功能支持与保护等。目前“新冠肺炎”流行情况还是比较厉害,疫情还没有得到完全控制,但从全国发病数的角度来说,总体病死率不高,仅2%左右。武汉的死亡率稍高一点,达4.1%。这主要是因为武汉病人太多,医疗资源相对匮乏所致,随着国家调动各省医疗资源驰援武汉,相信这种情况近期会有所改观。

这是呼吸道传染病导致肺的损害,所以治疗策略的核心是如何保护肺。最重要的是氧疗,给病人氧气,再加上对症病毒,以及一些原发疾病的治疗。对轻症病人来说,这样的处理是足够的。

但是对重症病人来说,其他器官功能的支持是非常需要的。为了降低病死率,国家现在已经决定把重症病人一起收治,进行统一管理,这是很重大的举措,能够保证治疗的有效性,提高救治成功率。

从疾病防控来说,武汉已经到了很严峻的阶段,不过我相信很快就会得到控制。第一,目前政府对传染源已经进行很好的管理,对四类人员分类(确诊患者、疑似患者、无法排除感染可能的发热患者、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集中收治和隔离的工作也即将完成。这样就能防止病毒的扩散。第二,政府加大力度减少人员的流动、加大环境消毒,切断传播途径,这一方面也已经取得成效。第三,对易感人群的保护。政府对老百姓做工作,教育大家不要跟陌生人接触、注意自己的个人卫生,如洗手、检测体温等。这些措施对防疫工作是有帮助的。

《21世纪》:目前临床用药如何?

陈尔真:现在很多药物都在探索当中,并不是所有药物都有效,毕竟这是新病毒的疾病。网上流传的抗病毒的药物很多,暂时还不成熟。有些是有效的,但还需要等待临床研究的结果。当然,目前有几个药正在进行临床研究,希望可以尽快出结果,对下一个阶段的治疗有帮助。

《21世纪》:这两天关于瑞德西韦的消息特别多,该药到底如何?

陈尔真:网上的消息太不严谨。即使是“神药”也不可能今天用了,明天就好了。这不可能的。临床结果还没公布,中日友好医院已经辟谣。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对疫情要采取科学理性的对待方式,而不是大跃进的方式。

《21世纪》:目前使用的方舱医院都是敞开式的,病床与病床之间没有任何隔离措施,是否会发生交叉感染?

陈尔真:收治的患者都已经确诊且病原相同,交叉感染不会是个问题。

(队员进入病房前合影,图/陈尔真提供)

_

医护人员不能再牺牲

《21世纪》:救治过程中,您所面对的困难有哪些?

陈尔真:困难总归是有的。最关键的是病人目前还是太多,如何统筹武汉现有的医疗资源,整合驰援武汉的医疗队伍,合理安排医疗资源,去救那些最需要的病人。现在国家已经对病人采取分层处理,这是很好的办法。

我们医护人员的防护也是不小的困难。这里有两方面问题。第一,医用防护物品比较紧缺,物资需要到位;第二,医护人员的防护意识需要加强。我们不能再出现医护人员牺牲的情况,否则的话更没有人去救治那些我们需要救治的人。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的困难。

《21世纪》:您曾参加过SARS的救援,这两次疫情的情况有什么相同与不同之处?

陈尔真:SARS疾病的严重性要重一些,但传播的速度没这么快。这次疫情肯定比SARS要严重得多,但病死率比SARS低一些。传播速度快、疫情严重、对救援要求更高、任务也更重,这就是与SARS的主要差别。

国家防控水平与SARS时相比也提高了不少。但是人在面对重大事件的时候,有时会缺少理性、缺少科学的研判,这就是我们暴露出来的问题。

《21世纪》:专家一直说这次病毒重症患者以老年人居多,而为什么年仅35岁的李文亮医生也会因“新冠病毒”而死?

陈尔真:其实,这次新冠肺炎总体病死率和2003年SARS相比不算高,全国为2%左右,而老年人往往有基础疾病,器官储备功能下降,一旦受到病毒的侵袭,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救治,往往具有较高的病死率。

至于年轻人,当然也有死亡病例,就像李文亮医生。因为一般情况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将导致机体产生炎症风暴效应,风暴越厉害,疾病程度越严重,这与机体的免疫功能状态的平衡被打破有关。年轻人尽管相对较少慢性病,但过度疲劳等也可导致机体免疫功能紊乱,最终使病毒感染后产生严重的炎症风暴,器官功能受损,甚至死亡。李医师前段可能太疲劳了吧。

《21世纪》:根据您在一线了解的情况,预计离疫情结束还需多久?

陈尔真:这个很难判断。因为从目前来说,拐点还未出现。我们需要把武汉当地得病的人先处理完毕。等那些还没就诊、还未发烧的人得到很好的控制,才能得出一个结论。

_

齐心协力共抗病毒

《21世纪》:在武汉的这些日子里,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有什么事迹令您印象深刻?

陈尔真:为了更好的控制传播途径,武汉已被封城。在这样的环境里,大家都已经行动起来。为了打赢这场攻坚战,不顾个人利益,只是为了大家的利益,也看出大家能够齐心协力来做事情。

我们在武汉得到了很多关心和支持。大家都是为了共同的目标,能够齐心协力团结在一起。因为知道我们是来参与抗疫情的,所以武汉当地人对我们非常客气。他们给我们的印象非常热情、非常到位,为我们的生活保障方面提供了便利。

《21世纪》:您的家乡温州此次也是“冠病毒疫情的重灾区。为什么温州会成为重灾区?

陈尔真:是的,我很关心家乡的疫情,形势确实比较严峻,这和我们家乡有很多老乡在武汉经商,春节回家过年导致输入性病例显著增加有关,但目前应注意二代传播的可能性。不过目前家乡政府对这次疫情的处理非常及时高效,疫情基本可控,为家乡点个赞。

《21世纪》:有没有什么想对乡亲说的?

陈尔真:我很想念家乡父老乡亲,在目前疫情没有完全控制情况下,一定要响应国家政府的号召,大家要认真按政府的防控要求做,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齐心协力打赢这场抗疫战,期望家乡的明天会更好。

《21世纪》:对普通人有哪些建议?

陈尔真:只要保护好自己就好。第一,不要恐慌;第二,注意个人卫生,避免与陌生人接触、不要聚会;第三,按照防控要求,配合政府做好各项工作,该做的事情就去做,不该做的事情就不要做。只要大家齐心协力,病毒很快就会得到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