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嫂公司

2018-03-06 17:50:25 来源:zixun.daojia.com 作者:到家阿姨 76人看过

 据最新一项调查显示,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家政服务供需缺口均在10万~20万人之间,缺口主要集中于月嫂、住家保姆和老人看护,其中居家养老护理人员缺口高达7成到8成。

  供需缺口的背后是家政服务市场面临的重重尴尬。今年5月,义乌一位从业10年的月嫂被查出患有艾滋病,引起舆论轰动。而义乌家政行业协会此后组织的体检共发现20位家政从业人员不合格,其中艾滋病1例,梅毒3例,戊肝1例,乙肝6例,其他类9例。

  准入门槛低、行业标准模糊、缺乏强制惩治措施等被认为是家政服务市场乱象丛生的诱因,而随着家政服务国标出台以及消费者筛选意识增强,家政服务水平能否获得提升成为舆论关切。


  持证上岗成行业“高标”

  家政服务员有健康证吗?这似乎原本不应成为一个问题。而据记者了解,持证(健康证)上岗目前在家政市场仍是“高级配置”。

  在新手妈妈王锐看来,月嫂、住家保姆等家政服务人员与雇主家庭同吃同住,理应出具相关健康证明。但在她找月嫂时,却遭遇了健康证“听说有,实际不知道有没有”的窘况。

  据王锐的丈夫回忆,当时在家政公司询问月嫂健康状况时,工作人员表示,公司月嫂都可以出示体检证明,但健康证的有效期只有一年,所以很多月嫂还没来得及重新办理。“当时觉得既然有体检证明,就没深究是否有健康证。”王锐的丈夫说。

  据记者走访的某连锁家政公司负责人介绍,在正规家政公司,新上岗的家政人员都会去医院做健康检查,项目一般包括胸透、乙肝5项、妇科检查这三大项。“正规公司向家政人员收取一年3000元左右的服务费,而小家政公司收费在800元~1500元不等。收费低,管理上自然会出现漏洞。很多有疾病的‘阿姨’不敢来大公司,就去小公司钻空子。”这位负责人说。

  “很多不正规的家政公司宣称‘阿姨’有健康证,其实只是一张体检单。”该负责人透露,目前家政从业人员在体检环节存在疾病漏检、由他人“代检”等情况,很多健康证明只是出示了肝功能抽血化验单。

  而针对家政从业人员健康状况的监管几乎是一片空白,甚至出现越来越多的“假证”。此前曾有媒体曝光,在北京市某体检中心,存在公开出售健康证现象——不用检查,不用抽血,只要交200元就能办理一本真的健康证。而在一些办理假证的网店,支付100元就可以办理一张假健康证。

  国标破题定级标准乱象

  伴随80后、90后进入生育高峰,市场对月嫂的需求持续增长。对众多的年轻父母而言,他们在寻找月嫂时面临的困惑,远不止一张健康证那么简单。水涨船高的月嫂薪水,金牌、首席、皇冠等名目繁多的月嫂称号,往往令他们无所适从。

  记者在北京市多家家政服务公司询价发现,目前市场上月嫂月薪从6000元起价,到近1.8万元不等。初级6800元~8800元,中级9800元~1.08万元,高级1.18万元~1.38万元,金牌1.38万元~1.58万元。而收费标准,主要看月嫂的从业年限或者取得资格证的时长。

  记者搜索多家家政服务公司网站发现,月嫂基本的分类是初级、中级、高级,一些家政服务机构特别还设置了金牌、皇冠、钻石这些更高的类别,分类标准五花八门。以催乳技能为例,一些家政公司在金牌月嫂及以上级别中才能找到,而另外一些家政公司的高级月嫂类别中就标注了具备该项技能。

  一些前来询价的年轻父母向记者反映,所谓星级月嫂等级,多是由家政服务公司“自封”的,缺乏统一行业标准。“很多月嫂都是经家政公司内部培训后评定的等级。家政公司不同,标准也不同,甚至可能这家评级低的月嫂比另一家评级高的服务更好、更有经验。”

  行业缺乏分级分类标准,导致了收费、管理等服务体验不统一现象层出不穷。7月5日,国家标准委发布了《家政服务母婴生活护理服务质量规范》和《家政服务机构等级划分及评定》两项国家标准,旨在规范市场秩序,促进家政行业健康发展。

  新出台的国标统一将月嫂由低到高划分为6个等级。其中金牌级别等级最高,要求也最严格,包括需要取得高级家政服务员、高级育婴师、中级营养配餐员资格证书,具备48个月以上的月嫂工作经历,至少累计48个月客户满意无投诉,可对产妇进行心理疏导等内容。对于没有相应职业资格证书的金牌月嫂,标准要求更高。

  全国家政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陈平表示,各家评级标准不一,给消费者带来困扰。这次设置统一的国家标准,既能给消费者参考,又能激励家政服务机构和服务人员提升水平。

  缺乏强制防线致行业尴尬

  据悉,《家政服务母婴生活护理服务质量规范》和《家政服务机构等级划分及评定》两项国家标准,将于2016年2月1日起实施。但家政国标属推荐性标准,并不具有强制性。业内专家表示,国标真正发挥作用、规范市场乱象尚待时日。能落实到何种程度,一要看行业、企业和消费者对这个标准的认可度;二要看相关措施的落实力度。

  而作为准入门槛的健康证,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也并不是强制办理的。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从事公共卫生服务行业的人员每年必须接受预防性健康检查,筛查是否患有妨碍公众健康的传染性疾病,受检人员的原始检查记录均由受检单位报送卫生监督部门监管。在这些法规中,从事食品加工、饭馆、旅店等57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明确要求办理健康证,但其中并无家政行业。

  此外,记者了解到,雇主检查家政服务人员健康证明或者体检报告、对其身份信息进行核准的意识,其实远未普及。在实际雇佣过程中,雇主往往更看重保姆的人品和经验,其资质认证往往被忽略。

  在月嫂圈中,“口碑”成为一项非常重要的指标。王锐当初请的月嫂,就是朋友推荐给她的。“很多情况下就是口口相传,看眼缘,觉得脾气好、有经验基本就定了,很少会专门去看体检报告或者资质证书。”王锐回忆说。

  事实上,由从业人员健康准入到分级标准执行,家政服务行业并未设置强制防线,而雇主的监督意识、安全意识也亟待提高。专家呼吁,一方面要加快立法步伐,另一方面需要各地家政行业协会承担起责任,根据相关行业标准逐渐规范市场。

58到家月嫂图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