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家政行业亟待调整规范

2018-07-02 来源:zixun.daojia.com 4人看过

  找个钟点工难,找个好保姆更难。随着家政行业需求越来越大,供需问题也越来越突出。面对巨大的市场需求,家政行业成了当下的朝阳产业,然而目前大部分家政公司的实力和规模比较小,家政服务人员整体文化素质偏低,行业无序竞争等问题比较严重,家政服务行业亟待调整规范,尤其需要一个协会组织来协调整个行业的发展。

  日前,在义乌市家政行业协会筹组座谈会上,业内人士就成立行业协会提出了诸多设想。

  家政业乱象丛生

  “这几年保姆的身价真是节节攀升,每逢春节,找个保姆更是难上加难。”家住国际村的王女士说,去年,她的儿媳妇生了个大胖儿子,家里人都很开心,但找月嫂就成了难题。“白天就我一个人在家里,又要照顾小孩,又要照顾媳妇,根本忙不过来,所以就想去找个月嫂。年前几个月还好,但到了过年的这个月,就算是出再高的价格也很难找到。”

  记者了解到,平常月嫂的月工资是5000元左右,过年这个月要涨到7000元左右,而且还很难找到。这种供需不平衡的现状是目前义乌家政行业最突出的矛盾。也正是因为市场供需的不平衡,家政公司数量激增,质量却一直跟不上。行业无序竞争、收费不规范、保姆素质不高,鱼龙混杂已是市民对家政行业的普遍印象。

  “挖墙脚”现象普遍

  尽管义乌家政公司较多,但真正的优质保姆并不多。因保姆难招,家政公司互相恶性竞争,“挖墙脚”的事常有发生。

  有时候家政公司好不容易招到一个服务水平、个人素质都比较不错的好保姆,但是没干多久,就有可能被同行以高薪为诱饵拉走,不仅扰乱了市场秩序,而且最终还抬高了保姆身价。

  “我们这个行业就是靠人来做的,但是人员流动太大了,很难管理。”义乌市洁洁环保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陈松斌告诉,由于员工流动大,光是办理这些交接手续就相当繁杂,他专门雇了3个人给公司员工办理保险等手续。

  对此,义乌喜月母婴护理中心的负责人徐永平也有同样的感受。“我们公司外派到新疆乌鲁木齐等外省市的保姆都比较容易管理,但是我感觉义乌这边的保姆特别难管理。”徐永平说,义乌家政行业竞争激烈,保姆难招,要么坐地起价,要么就是“甩手掌柜”,拍拍屁股走人,员工流动太频繁。

  成立行业协会迫在眉睫

  叶君是一名家政服务员,但是和一般的阿姨不一样,在来到义乌前,叶君就在上海做了几年管家,她会开车、懂得许多养生之道,算得上是一名有能力有经验的优质家政服务员。到义乌后,自我感觉不错的她希望能找一份高薪的家政工作,但事实并不理想。

  “许多有钱的雇主为了能找到优质家政人员,常常花高薪去杭州、上海请阿姨。但是当我真正到了义乌后,想要找份高薪的家政工作却非常难,雇主开出的价格都相对较低。”多年在家政行业打拼的叶君坦言,明显感觉到义乌的家政行业人员素质确实不高,而家政公司对人员的保障方面也相对薄弱,行业缺乏一定的规范性。

  叶君认为,如果成立一个行业协会,建立公共信息平台,“阿姨”和雇主间信息不对称的情况或许会有所改观,阿姨、雇主和家政公司才能实现三赢。同时,通过参加协会组织的各种培训,家政人员的素质以及整个行业的服务质量和水平都有望得到提高。

  市场人士也指出,义乌家政行业的现状彰显出成立行业协会的迫切性。协会成立后,可以建立行业自律机制,协调市场价格,避免恶性竞争,提高服务质量,提高人员素质,树立行业品牌,家政行业才能健康有序发展。

你可能感兴趣
  • 我婚后不孕,家里雇保姆照顾婆婆,老公提一要求,听完我想离婚

    我和老公结婚三年,因为公公去世的早,婚后婆婆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住。由于我和老公两个人都在国企上班没时间照顾年纪大的婆婆,于是我就为婆婆雇了一个年轻的住家保姆,这样我和老公也能省心不少,但我没想到这个保姆就是我和老公感情分裂的火药桶。

  • 奶奶带孙子问我要工资, 一气之下我请了保姆!

    张女士已经出了月子了,本来一直都是月嫂在照顾她和孩子,但是现在出了月子了,也不想再顾月嫂了,毕竟这个价格也是无法承担的,但是孩子就面临没人带的情况,想请保姆,但是现在住家保姆对孩子不好的新闻太多了,他们不敢,之后丈夫就提出来不行让奶奶来照顾把!

  • 宁波一位“老总”对保姆细化考核 双方都觉得挺愉快

    昨前两日,中国宁波网连续刊出两篇报道,讲述那些保姆和雇主之间的故事。今天,我们要和大家一起探讨,如何才能经营出一段和谐的雇佣关系。

  • 保姆说;你公爹不是人,他要的不是保姆

    公公今年69,三年前婆婆逝世,公公一个人单过。公公原来是铁路下货的工人,也算是铁路系统工人,干的是苦力活儿,很累,不过,工资也高。老公姊妹三个,都是靠公公的工资,读完了大学。姐姐嫁在武汉,弟弟在上海,就我们一家和公公一同住在郑州。由于分开住,对公公不是太理解。老公说他父亲是一个好人,对妈妈很好,固然喜欢喝酒,脾气暴躁,经常在外面和他人一言不合就开打,但是在妈妈面前就很温顺,说话声音也很低。不太爱说话,和姊妹三个都没有太深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