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女工话剧舞台当主角

2018-07-02 来源:zixun.daojia.com 1人看过

      “啊、啊、啊,咦、咦、咦……”上周六上午9时30分,安慧北里一座普通的居民楼三层,一扇虚掩着的门里,竟然传出了专业院校发声练习的声音。

      推门进去,眼前是一个奇怪的组合。这里看上去只是很普通的办公室,练习发声的并不是什么艺术院校的学生,而是十几个有高有矮、有胖有瘦的女性和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你要感觉自己的腹部在震动。”在男子的指导下,她们的双手放在腹部,努力地寻找感觉。“赵老师,我感觉不到震动呀!”有人苦恼地说。

      “邵丽敏,河北,家政;张巧娥,福建,家政;孔繁华,齐齐哈尔,育儿……”放在一旁的签到册上写着每个人的职业、家乡和电话号码。原来这些“学生”都是从全国各地来北京工作的家政女工,都是“打工妹之家”“地丁花”剧社的成员。这个全部由家政女工组成的剧社成立于去年10月,从没有看过话剧演出的她们,将登上第5届“非非戏剧季”的舞台,讲述自己的故事《我的劳动、尊严和梦想》。别看演员都是家政女工,但她们的指导老师却很专业——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教师赵志勇带着一个戏剧学博士、一个戏剧学硕士为她们辅导。

      9时50分,一个大嗓门的声音喊着:“对不起,我来晚了!”高高大大的高敬娟从门外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脸上还挂着抱歉的笑容。她是今天唯一迟到的演员,“为了赶上今天的排练,我特意昨天晚上从河北老家回来的。”在家乡的村里曾经自娱自乐地参加过河北梆子和评剧演出的她,算是剧社里最有表演经验的演员了。

      简短的发声练习之后,就开始排练片段了。 “大家要记着,站在舞台上你们就是演员,不能再随意乱动了!大家记得表演的时候一定要站在光区,否则台下的观众就看不见你了!”剧社这些演员没有任何话剧功底,甚至都没有看过一场话剧,老师的叮嘱听上去很初级,但对他们却很重要。有的人轮到自己上台了,站在台上还问老师:“我该说什么?”面对这些记性不好,还总爱笑场的“学生”,几位老师都极有耐心,还不停地鼓励她们:“大家元旦的那次演出就非常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声音有点小。”

      小华是一名刚刚来到城市的家政工,当患有产后抑郁症的雇主半夜把她赶出家门时,她能去往哪里?小英从四川老家逃婚来到北京,在好心人王大妈家找到了工作,也找到了幸福……剧里的故事都很简单,都是大家经历过的真实故事。来自山西的卫雪梅饰演家政工小英,在吃饭等细节表演方面还显得很生硬,但是到了感情戏部分就生动了许多。她说:“我和雇主的关系就这么好,所以演起来就容易多了。”张巧娥说:“北京的哪个角落里没有家政工?我们演话剧就是希望别人知道我们的心声。”

      别看大家的表演不到位,可是排练的过程中总是充满欢笑,有谁忘词了,走错了,大家都会报以善意的大笑。来自山西临汾的贾慧凤,已经52岁了,平时和雇主相处得很愉快,但她还是愿意在每周一天的休息日里,早晨8点就从位于大兴的雇主家出来,坐一个半小时的地铁赶到剧社排练,“我知道自己形象不好,演不了什么戏,那也愿意和姐妹们在一起,只有在这里,大家可以无所顾忌地聊天,可以放声大笑。”

      上午的排练结束后,张巧娥和同伴袁连慧因为有事想要提前离开。“你们这么做太不负责了,马上就要演出了,你一走大家还怎么排练?演戏又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老师们还没说什么,高敬娟就高声大嗓地喊着。她并不知道什么“戏比天大”的道理,只知道演戏是要大家一起努力团结才能做好的事。直说得张巧娥连连求饶:“行行行,我一会儿就回来!”

      赵志勇老师说,刚开始她们对话剧还没什么兴趣,练发声、练形体,拓展想象力的时候,都觉得不如学一首歌或跳一支舞有成就感。慢慢地,她们才体会到话剧的乐趣。卫雪梅兴奋地说:“练了话剧我才知道,原来要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情感不一定要用语言,有时候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足够了。”

      “北京,心中最美的天堂;北京,放飞梦想的地方……”唱着这首由家政女工自己创作的歌曲《北京我爱你》,她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你可能感兴趣
  • 我婚后不孕,家里雇保姆照顾婆婆,老公提一要求,听完我想离婚

    我和老公结婚三年,因为公公去世的早,婚后婆婆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住。由于我和老公两个人都在国企上班没时间照顾年纪大的婆婆,于是我就为婆婆雇了一个年轻的住家保姆,这样我和老公也能省心不少,但我没想到这个保姆就是我和老公感情分裂的火药桶。

  • 奶奶带孙子问我要工资, 一气之下我请了保姆!

    张女士已经出了月子了,本来一直都是月嫂在照顾她和孩子,但是现在出了月子了,也不想再顾月嫂了,毕竟这个价格也是无法承担的,但是孩子就面临没人带的情况,想请保姆,但是现在住家保姆对孩子不好的新闻太多了,他们不敢,之后丈夫就提出来不行让奶奶来照顾把!

  • 宁波一位“老总”对保姆细化考核 双方都觉得挺愉快

    昨前两日,中国宁波网连续刊出两篇报道,讲述那些保姆和雇主之间的故事。今天,我们要和大家一起探讨,如何才能经营出一段和谐的雇佣关系。

  • 保姆说;你公爹不是人,他要的不是保姆

    公公今年69,三年前婆婆逝世,公公一个人单过。公公原来是铁路下货的工人,也算是铁路系统工人,干的是苦力活儿,很累,不过,工资也高。老公姊妹三个,都是靠公公的工资,读完了大学。姐姐嫁在武汉,弟弟在上海,就我们一家和公公一同住在郑州。由于分开住,对公公不是太理解。老公说他父亲是一个好人,对妈妈很好,固然喜欢喝酒,脾气暴躁,经常在外面和他人一言不合就开打,但是在妈妈面前就很温顺,说话声音也很低。不太爱说话,和姊妹三个都没有太深的交流。